陈彦如 ▏以“中式”油画述说深沉之爱 发布时间:2020/8/7 点击:1309

“中式”油画述说深沉之爱

(文 /  陈彦如)


从美术史角度看,风景油画的前人高峰太多,而且多已达极致。如何能够画出新意和个性,已经完全没有期待。偶然见了邵增虎的风景油画,那风景还是那风景,但即将冲出画面的力量感,还是被重重锤击了一下心脏。


尽管邵增虎画的是最常见的风景元素,甚至都属于当下并不受待见的具象表达。但是他仍然独树一帜,有非常高的辩识度。而且他的风景油画,在画面中执行的观念和整个画面的掌控力,一切又是那样充满隔膜般的陌生——那种油然而生的错位感,有时候甚至怀疑自己所见的真实。


透过这样的真实,会发现他独有的油画语言,竟然是最难得的是——非常“中式”。


仅仅在油画语言这个领域,我们最常见的是苏(前苏联)式、美式、欧式,而且都会带着各自地域的强烈风格。邵增虎拓展了对油画的认知,原来还有一套纯中式的油画语言。尽管是完全是西方来的洋画种,邵增虎多年刻意地追求土味,本土化。除了把一些中国画元素引入油画,让山水和风景有所对话与呼应。他甚至会刻意吸收农民画、民间年画的一些样式,以不着痕迹地化于自己的作品中。从构思到色系,都是非常中国甚至中原的色系。有时候想就如“南人北相”被提及,,主要还是地域差别带来视野和文化的张力,一位安徽绩溪人最后在北方的大开大阖中寻找到艺术归宿。


邵增虎常常说自己是“一根筋”,就是专注于从最寻常的事物找出不寻常的美来。他的芦苇荡、原木堆、白梅花……日常题材,他都不走寻常路,通常要用很冒险的表达方法。他喜欢采取层次很饱满的构图,用不好就俗,只是擅长在大开大阖的格局之下,却很精微的逻辑思维赖处理疏密结构,呈现出来的视觉——除了全然都是生命力在表达骄傲又粲然外,巧妙留出的透气空间,完全不会有心塞感。


邵增虎喜欢画牛,他的牛一定带着拟人化的生动。别人画牛的角度多在侧位与半侧位,他却采取最难处理好的纯正位。但是就因为如此的处理,他作品里的牛,更具拟人化的生动——雄性,阳刚,憨直,有一股脚踏大地却总在仰望星空的倔强,血脉基因就如这片土地上被称为中华民族的沉默的大多数。


据说当年邵增虎擅画人物,却在60多岁进入创作黄金期时,舍人物而进入风景。可以看出这是他胸中丘壑生发所至,换句话说,他爱这土地爱得深沉。